Eyes on New York

我迟交的旅行笔记

My late traveling note

到纽约大概有一周的时候,每天来回于拥挤杂乱的地铁站,脑海中总会浮现出一些新的想法,关于纽约,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的想法。可惜每次想写下来,总像从手边流走的思绪,收不回来了。

It’s about a week since we arrived NYC. Walking in the messy subway stations, there are always some new idea jumping out, about NY, changing all the time. You can never catch it before you write it down.

还记得刚出发的那天早上九点,一辆黑色的林肯轿车准时停在学校门口接我们去另一个镇子的火车站,司机给我们开门,我们的旅程就这样华丽丽地拉开了序幕。这趟为期三周的旅程,我和王莹去了亚特兰大,纽约,新泽西,波士顿和华盛顿,然后从华盛顿一路驱车南下十六个多小时回哥伦布。Jonathan开着车去华盛顿我们住的温莎公园酒店接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归心似箭了。在唐人街吃了一顿拉面,包子,蒸饺之后就启程。

It was a early morning we set off to our new journey. A shining limo parking in front of our campus gate ready to drive us to the nearby train station ( before I got my lovely mercury, that was our only way leaving Columbus), the drivers open the door for us. Here we go!Our brand new winter journey! It was a three-week travel, Louise and I visited Atlanta, New York, New Jersey, Boston and Washington DC. Driving all the way from Washington D.C. back to Columbus, MS, when Jonathan, our awesome friend picked us up in Washington, just imagine how much we miss our little southern town! We enjoyed one more Chinese meal in China Town, and said byebye to Washington.

我们整整两周的时间都耗在了纽约城,这座城市复杂而充满故事,却完全不如想象中高高在上盛气凌人。我想纽约的气势在于她的不在乎,她不在乎你对其的看法,任由杂乱拥挤,她只顾自己。有张明信片上就用涂鸦的文字写着“You can’t stop New York City.(你无法阻止纽约城。)”身处纽约,你要么旁观,要么放弃,要么投身进步履匆忙的人群,成为纽约的一部分。纽约从不为谁改变。这样一座城市,是需要消耗精力去适应进而享受的。

Two in three week traveling, we spend in NYC. It’s complicated and full of stories, but surprisingly, not as ( to be continued…)

图片

第一天刚下飞机,我们就被纽约霸气的巴士司机摆了一道,等了很久的巴士,要不就是不来,要不就是完全不顾扬长而去,最后只能得着一辆就上然后慢慢倒地铁。我们经常开玩笑说世界上有两种司机,一种是司机,一种是美国司机。在孟菲斯碰上司机下车买水,巴士就停在便利店门口,也有电车司机停下车给我们拍照的,纽约司机看着前面车位被占干脆开走的,波士顿司机被警察开罚单了停车找乘客签字作证的……都成了我们旅途中的笑料。

纽约的公交地铁线也是纷繁复杂,在同一个地铁道上总是同时有三四条线开着,每条线还有特快线和普通线,特快线会跳过好些站,如果事先不知道,就只能匆忙下车再坐普通线返回。
纽约的住宿贵得吓人,一天晚上一间普通的房间往往要一百到三百美金不等。而且据说圣诞新年这样的假期,纽约的空房率从来没有高过百分之十五,Lonely planet甚至建议半年前就开始找地方住。为了弄到住的地方我们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每天发上十来封邮件四处搜索,最后终于弄到了纽约中央公园北边一间公寓,公寓本身是一百二十美金一天再加上百分之十四点多的税,有两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房间非常舒服,厨房也是设施齐备。大概是在纽约找房子太不容易,我在couchsurfing上发了个帖子后,很多人都回复愿意跟我们合租。我跟其中几个看起来比较靠谱的沙发客联系了,最终确定了一个台湾的摄影师,一个加拿大的厨师,一个纽约大学的交换生,还有一个卡梅隆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一起租房。就这样,我们刚到纽约不仅交上了好些有意思的朋友,也把住宿费大大压缩了下。

图片

半个月的时间,可以说我们是慢慢感受纽约的。在MOMA徘徊整整八个小时,在旧书店搜索廉价的好书,在唐人街搜寻美味的茶餐厅,在咖啡馆喝着咖啡歇歇脚,在超市买菜回公寓做饭,在路边小摊买美味又便宜的咖啡和华夫饼坐在公园长椅上边吃边聊,在网上拍的半价车票去woodburry血拼名牌衣服……说不喜欢纽约很容易,她的杂乱,权钱第一(进博物馆虽然理论上可以免费,但是网上付钱订票的不用拍上整整半天的队伍),高消费,高犯罪率(我们在的那段时间就听说了附近两起案件)等等都可以让人一口咬定这城市有多不好,但要忘记纽约城,却又是另一码事了。

纽约的匆忙拥挤会让人渴望清净,书店和图书馆成了最吸引我的地方。Strand Bookstore,这间世界上最大的二手书店,是我最爱的纽约的一部分。美国的书籍一向贵的吓人,在这里却能搜寻到几美金的好书,我忍不住买了好几本一直特别想看的小说还有一本包含全美国的lonely planet,这系列的旅行圣经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另外我还在唐人街找到了一个中文书店弄到了一本有关旅行的中文书《独立,从一个人的旅行开始》。于是睡觉前,在地铁里和咖啡馆的时间都成了我的阅读时间,古语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可以一边旅行一边读一些好书,多惬意。

图片

我常常问自己旅行的意义是什么,为什么非要离开安逸舒适熟悉的床铺跑到一个从未踏及的地盘里折腾。 《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说旅行多少是为了逃避现实,我不太同意。为什么旅行就不能是现实?就好像在中国有种说法,念书的大学生是不了解现实的,但是到底什么是现实?我们去超市买菜做饭,跟路人打招呼,找工作挣钱,考驾照,去健身房锻炼,洗碗打扫房间,谈恋爱,吵架,看书看电影……为什么不能是现实?如果我们的生活不是现实,那是不是说我们就生活在虚拟中?或者明了说,说这样的话人可能认为不用工作,太美好或太单纯就不算是现实,因为现实”必定“是令人倦怠无奈的,因为这多少是他们从自己的生活或者道听途说中得出的结论。我认为,把美好的事物简单地排除在”现实“之外跟王小波笔下文革时军代表论小红书以外的书都是祸害是一个思维模式。旅途中的所闻所见,比其躲在家中嚼舌根所得到的现实要多得多。当然跟着导游四处送钱的旅行不太能算在内。说“用旅行来逃离现实”,其实只是逃离自己弄糟的一部分生活而已,面对是是另一种生活,也是现实。焦头烂额地考虑住宿,门票,车费,景点真是能让人转移注意力的好途径。其实这次旅行我的私心也算类似,除了出门走走,也是跳出一个圈子,给自己更多选择,然后才能决定一些事情。走的地方多了,会发现如果困囿于一个地方就很难做出最佳选择,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是视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