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闯全釜

Today is my last day in Korea. Since the last article one month ago, I watched baseball game the first time, get on the bus to Jeonju and Busan along, received offer from MUW, prepared visa application and finals.

今天是留在韩国的最后一天。距离上篇日志已经一个多月了,第一次看了棒球赛,独自踏上了开往全州和釜山的巴士,收到了密大的录取材料,准备签证申请,期末考试。待我慢慢记录下我一个月的探险。

To a person like me who never played baseball before, live baseball game still own enough toughing and exciting feeling.On our way, fried chicken, pizza and drink was selling everywhere. We bought fried chicken hamburgers and drinks  in McDonald’s, of course, also some gas stick to make noise.That day, two teams from Seoul and Inchon.Seoul is at home, of course it’s overwhelming.

对于从来没打过棒球的人来说,现场的棒球赛仍旧充满了足以感染人的激情。一路上遍布卖炸鸡的,披萨的,饮料的小铺,甚至有一帮人直接拎着在路上售卖。我们在麦当劳买了炸鸡,汉堡和饮料。当然还有敲得震天响的充气棒子,这天比赛的是首尔和仁川的一个队伍。既然是首尔的主场,当然气势上是充满了优势。

26号开始有一个周末和一个佛诞节。我早早地就开始计划旅行了。韩国政府有免费给外国人的旅游巴士,不过要运气好,因为每天开往釜山和全州的均只有一班,周一休息。我抽中了全州的车票,于是,26号一大早赶到光华门向全州进发!

独自旅行在韩国是很不方便的,韩国的青年旅舍或者GUESTHOUSE的房间很可能是按间订而非按床位。所以如果一个人订,即使是三人间也是一人独占,另两个床不会给其他人用,而预订的人要付三个人的费用。他们称其为private suit(私人套件)。如果几个人订这样的套件,每个人的费用算起来比个人订床位还要便宜。但这样实际上与青年旅舍的宗旨很不相符,大概也是因为这样,韩国的青旅除了首尔的几个,就只有釜山还有一个了,数量少得可怜。另一个不便是吃饭。韩式讲究共享,很多传统韩式都不供应一人份。比如大名鼎鼎的韩定食,韩式烤肉,即使是一杯韩国颇受欢迎的冰饮也是两人份一杯的。但是我向来不怎么担心这些。因为虽说是独自旅行,并不是一个人背着背包一路走一路拍拍照然后可怜巴巴地没饭吃。旅行的意义在与经历,经历的不仅是不同的风景还是不同的生活方式,还有一路上各式各样的朋友。

在全州我认识了带我参观韩屋村的韩国女孩nari,她带我去了韩屋村最有名的冰饮店吃了美味的红豆刨冰和口味奇怪的五味茶。

参观了宫殿和附近的艺术馆和各式的博物馆。在旅游信息中心,我们碰上了也是独自旅行的Aljasmi,前阵子刚从阿联酋大学毕业。他在旅游信息中心要了一份地图,让后问了一个颇为搞笑的问题:”我应该去哪里?“我们把他笑话了一顿后,他就加入了我们的队伍。我们爬上了韩屋村后的小山,俯瞰韩屋村。

游览了传统的南部市场,我们都饿了,于是Aljasmi开来他的车,Nari做向导,我做专业食客,哈哈,向美味的小店进发。我们要去吃韩定食!这就是我对食物的解决方法。这是家专做韩定食的小店,不用点菜,全按人数定菜的分量。

(未完待续)

Advertisements

back to “heaven”

别人说治疗拖延症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想,先做一点点。在看完另一部可可·香奈儿的传记电影之后,我终于开始写我的第六篇札记。

从上一篇札记至今,我经历了一周疯子般的工作期,一周诸事受挫期,继而在一天上完商业沟通后就累倒了。醒来时6点59,刚好冲下楼赶上了商业沟通课的小组讨论。我开始分析自己的问题。翻出了从国内带来的一本关于条理的小册子,有一个条理度测试,我的结果是“条理性好得有点过分……要限制自己一次接受的工作量,提醒自己:如果承担得太多,你就不能很好地完成任务。”回想起那周极度兴奋工作状态,终于承认自己再一次承担过多了。我斟酌了两天,在退课期的最后一天退掉了法律课。从图书馆借来了《美食,祈祷与恋爱》,关掉电脑开始读书。

水原市樱花聚会

周末和沙发客上的朋友在水原市的樱花树下野餐。认识了一个美国来的女孩anjenica,我们在巴士上聊了一路的《美食,祈祷与恋爱》。一群新朋友,世界各地,我们在水原古老的城墙边摆出各种可笑的造型,被我记录在了我的相机里。 我开始用心去体会韩国,体会我除了学习工作外的点点滴滴。

期中考试与济州岛之行

继而是如车轮般压来的期中考试。ECC的阅读室灯火通明。我不知道其他人有多少考试足以让她们紧张兮兮到通宵复习。我的三门考试虽然不多,但是韩语考试持续了三天时间。第一堂韩语听力就让我对韩语考试放松了,口语考试上我的题目是旅游经历,我跟老师聊得很欢。最后的商业沟通考试宣告我济州岛之行的到来。也不顾及到底考得怎样,我和remy就奔着济州岛去了。不过险些错过航班,又一次凭着好运气,飞机误了十来分钟,刚好等着我们在机场喘了口气。四月的济州岛人不多,天气也不热,在清凉的海滩上我享受着难得的闲暇。用相机捕捉着海浪的瞬息万变。虽然我对照片并不满意,首尔的朋友们还是很买账地夸我拍得好。在这座小岛上,我第一次生食海鲜,第一次体验了jimjibang,韩国颇为流行的桑拿浴室。在我们住进约瑟芬树旅馆的时候,客人都已离开,我们成了这栋乡间小别墅的唯一客人。在这里,我们可以吃自己做的免费早餐。我趁机小露一手,炒了一盘中式炒鸡蛋。配着咖啡,烤土司和果酱吃了。

在飞往济州岛的前一天晚上,我见到了我的第一个汉语学生cesar,加拿大人,名字很震撼——凯撒。我教他中文,一个小时可以挣八十块,一周上两个小时的课,这样又可以弄到下一个目的地的旅费啦!

从济州岛回来,还有最后一门考试,社会心理学。算是我在考试的时候最没底的一门,因为改了很多处选项。但结果让我吃惊,我竟然得了最高分48/50。商业沟通课第二,285/300。韩语考试也是颇为顺利的高分通过。 想了想觉得前段时间的努力还是很值得的。

寺庙生活营

期中考的顺利和频繁的旅行让我有点飘飘然,于是我考虑做一次寺庙体验,既是韩国文化体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是趁机静下心来,找回平衡。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幸运。在周五下午我才开始订寺庙生活营的位置,打了两个寺庙的电话后才知道原来需要提前两周预订。都已经放弃了,突然接到华溪寺的电话说有一个人刚好退订,我可以在这周末过去。一连道了好几个谢后,我乐呵呵地在挂了电话去上课。同学吓唬我说“it’s not easy! they only offer very little food, and you need to clean the plate with your food, and they give you water in your bowl!(这可不轻松呢!他们只给一点点吃的,你还得用吃的把盘子擦干净了,他们把水倒在你碗里给你喝。”我不知道具体细节,但是早上四点起床,108拜等等已经让我多少能感受到不易。但我甩了甩头说“至少我去了才不会觉得遗憾。”

周六我提前赶到,见到了将照料我们两天的僧侣linhwa和带领我们的老师。第一天的行程很轻松,第一项便是吃午饭。午饭很棒,像自助餐一般我们领了盘子自己盛饭夹菜。只是我们得吃完盘子里所有的东西并且把餐具洗干净。很搞笑的发现吃完饭后这些来templestay的韩国人们都极其积极地开始抢着别人的盘子去洗,我的餐具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自然是被抢了去,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去洗碗了。之后便了爬山,寺庙坐落在三角山下,山不高,却颇为灵秀。我们在山里静坐了二十来分钟。什么都不想只是听着风声,叶子摩挲的声音,鸟儿咕咕的声音……但要想把脑袋清理干净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看着枝叶摇摇摆摆,一恍惚,脑袋里就开始盘算起来。对叶子的联想,下个月的计划,工作,期末考试……一股脑全奔涌出来。最后只得做罢。饱餐了一顿后我们和僧人信徒们在大殿里诵经,当然,他们念的是韩语,我们只不过是拿着语音标注跟着糊弄而已。诵经后是冥想。我最期待也是最困难的一项。一旦静坐下了,脑袋就开始飞速运转,好不容易不思考了,记忆又蹦了出来,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两个小时里,我完整地从一到十数过自己的呼吸的次数不过五次。想起了在《eat,pray,love》里liz在印度寻求平衡,寻找自己的精神领袖的经历。自己现在的情况跟她在冥想练习时的状况百出实在是不相上下了。

说来也巧,这次参加寺庙生活营的外国人一共是五个,竟然碰到了梨大的德国同学florian。第一天的行程结束,我们在大雄殿前聊了一个小时。原来他是基督徒,他虔诚的佛教徒姑姑问他要不要体验下寺庙的感觉,他也觉得有趣,就顺口答应了。我们东扯西扯,从佛祖到基督,又到了孔子和现代的中国。海侃了一番后各自去睡了。

大概是累的,晚上睡得很好,迷迷糊糊醒过一次,看手机,才一点钟,于是又恍恍惚惚地睡了。四点钟我们被准时叫醒。急急忙忙冲了个澡,冲上楼开始了早上的诵经。钟声不绝,周围是不知意义的呢喃声。金光闪闪的佛像低垂着眯成细缝的双眼,注视着匍匐在前的众人。我竟一点也不觉得困倦。结束了诵经,天色还是昏暗着。我们上了楼上的冥想室继续冥想。纸糊的窗子可以透出光来,色彩在变化,从凉飕飕的蓝色开始渐变,五点多太阳的光影也浮现出来,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晃过了早餐前的冥想。师傅敲了一下板子宣告冥想结束。我便兴冲冲地冲到食堂大吃大喝起来。一百零八拜大概是最艰难的了,但过后就是轻松的茶话会,大家一边吃着点心品着茶,一边聊着这次生活营的经历。

今天5点和朋友们一起去看韩国颇受欢迎的棒球赛,希望能拍到好照片。之后在佛诞节可能会去全州或者釜山或者其他地方旅行。再找一天时间去海里艺术村,再就是江原道或者仁川的中国城啦!

敬请期待下一篇札记喽!

Choices

很难有一天是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周末没有韩语课,也不用一大早出去拍照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收拾了一下就去图书馆做商业沟通的测试。marc教授说以前有人不看题目,全部选A,做完之后把答案看一遍记下来,再重新填上答案,结果每次都是全对。这学期,每个quiz我们都只能做一遍。因为第一次做这种网络平台的quiz,又只有一次机会,还影响最后成绩。所以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在做pre-test,final up-test练手,在图书馆的电脑阅读室里,又重新把整个单元整理了一遍,画了满满一张纸,终于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了才点击了start键。题目都不难,不过竟然还是出现了一个关于信息技术的内容没有读到过,搜索了半天,终于在某个角落里找到了这个内容,确认完毕后交卷,一秒钟的功夫,屏幕上出现了我的quiz报告,正确率百分之百!小小地兴奋了一下之后赶紧冲到楼上的服务台还书。唉,这里的图书馆和餐厅都过于大牌了,一到周末就弃我们于不顾,还个书还怕图书馆关门,吃个饭还经常吃闭门羹。不过好在我已经熟记了几个餐厅和图书馆的工作时间,现在也终于可以说,学校的“大街小巷”我都了然于心了。

值得庆贺的是这一周的国际法情况好了很多,因为准备的还算好,所以即使在教授对维也纳公约条约法一顿滔滔不绝之后我还能跟上思路。之后是关于巴拿马运河的条约是否有效的讨论,虽然还是没有来得及看案例,但是在经过同学的精彩展示,对条约的来龙去脉也算得上清楚。整堂课严谨细致,也妙趣横生。之前朋友听说我要选法律课,都说那是不是有很多东西要背啊。好像法律就是背条例的学科,在网上搜集资料的时候也往往看到考研指导里一堆堆关于条款的填空题。当然不是说这里的法律教育比国内好多少,但是我想说说“老师期望”的问题。在国内读书的时候,老师是不指望我们预习的,所以在课堂上就是详详细细原原本本的讲解。记得上学期女性学理论课,最后一次课魏老师纠结半天是做案例讨论还是像平时一样讲课,我们 在广场上晒太阳,我说细致的分析一个案例比泛泛地讲完所以的体系给大家的印象要深得多。她说你们根本就不阅读,怎么做案例分析?最后我们还是照例讲完了最后一堂课。来到这里,我发现魏老师说得很对,我们都不阅读,要怎么做案例分析?在这里,一堂课可能要准备好几天,即使是一个小测试都准备了一个晚上加早上的两个小时。以商业沟通为例,我们每一堂课讲一章的内容,大概二十到三十页的容量。但是上课的时候教授根本连书都不看,直接在PPT上把所有的重点扫述一遍。另外一半的时间都是天侃地侃。其实很好理解,教科书是我们买的,也是我们看的,这些细枝末节的知识或者概念应该是由我们自己读过之后再来上课的。社会心理学的教授直接说,来之前一定要读课本,因为课堂所讲的内容可能和书本一致,也可能不一致甚至是反对书上的观点。上第一堂社会心理学的时候发现身边的韩国学生都有PPT的打印稿,问她们教授什么时候发的,她们说自己在cyber campus下载的,cyber campus是我们的网络平台,里面有我们选过的课的上载资料,但是第一堂课时我并不知道这些,下课之后我去网上找到了这些资料,每次上课前几天都会提前打印好了来上课。笔记也是直接做在课程提纲旁边。但是一直到现在教授也没有说过这些,有的同学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带过课堂资料。也许对于一些人来说不公平,没有人告知的情况下我们会错过很多东西,如果不准备,一堂课两个半小时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但是这是我们的选择,我们自己不去主动搜集信息,不去主动准备课程,这就是我们自己的责任。二十岁,我们应该学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写到这里,突然想说说一个小插曲。在国际法的前一天,我听说有一门关于妇女与人权的课程,这个课题刚好与本校这学期的一门课符合,所以如果选这门课,我就可以把这三个学分转到专业学分里面。特别是在第一堂国际法之后,这样的想法更是一再的显现在我脑海里。第一堂课,因为准备不足,除了课程提纲读过了以外,关于爱琴海大陆架的案例根本看都看不明白,再加上不适应教授的口音,choi教授说话总是模模糊糊地吐出一个个高深莫测的词汇,听起来颇为吃力。但一想起来之前想尝试摄影和法律初衷,我给自己鼓劲说“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要放弃一个梦想,至少要在付出更多努力之后,现在放弃,以后就再也没有理由选法律了。“第一堂课之后,我更是加倍地准备国际法,把维也纳公约条约法的中英文全部读过后,终于在第二堂课上发现教授的英语也不是那么难听懂。现在学起来反而是更有干劲了。就像上次跟一个朋友说的,国际法是对我来说最具挑战的一门课,但也正因为有挑战,我才更积极地去努力。

这周的摄影课因为YUJUNG CHANG教授有一个展览,所以提前到周二。在看过我上周拍的人像之后,她又给我布置了一项作业,拍摄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从第一堂课开始,教授就一直在逼问我们的兴趣所在,我知道,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给我明确的答案,所以她开始用题目来促使我去寻找自己的目标.

连自己都开始期待,这学期之后的我能不能做出选择,找到自己的目标。这个选择不仅仅是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