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heaven”

别人说治疗拖延症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想,先做一点点。在看完另一部可可·香奈儿的传记电影之后,我终于开始写我的第六篇札记。

从上一篇札记至今,我经历了一周疯子般的工作期,一周诸事受挫期,继而在一天上完商业沟通后就累倒了。醒来时6点59,刚好冲下楼赶上了商业沟通课的小组讨论。我开始分析自己的问题。翻出了从国内带来的一本关于条理的小册子,有一个条理度测试,我的结果是“条理性好得有点过分……要限制自己一次接受的工作量,提醒自己:如果承担得太多,你就不能很好地完成任务。”回想起那周极度兴奋工作状态,终于承认自己再一次承担过多了。我斟酌了两天,在退课期的最后一天退掉了法律课。从图书馆借来了《美食,祈祷与恋爱》,关掉电脑开始读书。

水原市樱花聚会

周末和沙发客上的朋友在水原市的樱花树下野餐。认识了一个美国来的女孩anjenica,我们在巴士上聊了一路的《美食,祈祷与恋爱》。一群新朋友,世界各地,我们在水原古老的城墙边摆出各种可笑的造型,被我记录在了我的相机里。 我开始用心去体会韩国,体会我除了学习工作外的点点滴滴。

期中考试与济州岛之行

继而是如车轮般压来的期中考试。ECC的阅读室灯火通明。我不知道其他人有多少考试足以让她们紧张兮兮到通宵复习。我的三门考试虽然不多,但是韩语考试持续了三天时间。第一堂韩语听力就让我对韩语考试放松了,口语考试上我的题目是旅游经历,我跟老师聊得很欢。最后的商业沟通考试宣告我济州岛之行的到来。也不顾及到底考得怎样,我和remy就奔着济州岛去了。不过险些错过航班,又一次凭着好运气,飞机误了十来分钟,刚好等着我们在机场喘了口气。四月的济州岛人不多,天气也不热,在清凉的海滩上我享受着难得的闲暇。用相机捕捉着海浪的瞬息万变。虽然我对照片并不满意,首尔的朋友们还是很买账地夸我拍得好。在这座小岛上,我第一次生食海鲜,第一次体验了jimjibang,韩国颇为流行的桑拿浴室。在我们住进约瑟芬树旅馆的时候,客人都已离开,我们成了这栋乡间小别墅的唯一客人。在这里,我们可以吃自己做的免费早餐。我趁机小露一手,炒了一盘中式炒鸡蛋。配着咖啡,烤土司和果酱吃了。

在飞往济州岛的前一天晚上,我见到了我的第一个汉语学生cesar,加拿大人,名字很震撼——凯撒。我教他中文,一个小时可以挣八十块,一周上两个小时的课,这样又可以弄到下一个目的地的旅费啦!

从济州岛回来,还有最后一门考试,社会心理学。算是我在考试的时候最没底的一门,因为改了很多处选项。但结果让我吃惊,我竟然得了最高分48/50。商业沟通课第二,285/300。韩语考试也是颇为顺利的高分通过。 想了想觉得前段时间的努力还是很值得的。

寺庙生活营

期中考的顺利和频繁的旅行让我有点飘飘然,于是我考虑做一次寺庙体验,既是韩国文化体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是趁机静下心来,找回平衡。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很幸运。在周五下午我才开始订寺庙生活营的位置,打了两个寺庙的电话后才知道原来需要提前两周预订。都已经放弃了,突然接到华溪寺的电话说有一个人刚好退订,我可以在这周末过去。一连道了好几个谢后,我乐呵呵地在挂了电话去上课。同学吓唬我说“it’s not easy! they only offer very little food, and you need to clean the plate with your food, and they give you water in your bowl!(这可不轻松呢!他们只给一点点吃的,你还得用吃的把盘子擦干净了,他们把水倒在你碗里给你喝。”我不知道具体细节,但是早上四点起床,108拜等等已经让我多少能感受到不易。但我甩了甩头说“至少我去了才不会觉得遗憾。”

周六我提前赶到,见到了将照料我们两天的僧侣linhwa和带领我们的老师。第一天的行程很轻松,第一项便是吃午饭。午饭很棒,像自助餐一般我们领了盘子自己盛饭夹菜。只是我们得吃完盘子里所有的东西并且把餐具洗干净。很搞笑的发现吃完饭后这些来templestay的韩国人们都极其积极地开始抢着别人的盘子去洗,我的餐具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自然是被抢了去,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去洗碗了。之后便了爬山,寺庙坐落在三角山下,山不高,却颇为灵秀。我们在山里静坐了二十来分钟。什么都不想只是听着风声,叶子摩挲的声音,鸟儿咕咕的声音……但要想把脑袋清理干净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看着枝叶摇摇摆摆,一恍惚,脑袋里就开始盘算起来。对叶子的联想,下个月的计划,工作,期末考试……一股脑全奔涌出来。最后只得做罢。饱餐了一顿后我们和僧人信徒们在大殿里诵经,当然,他们念的是韩语,我们只不过是拿着语音标注跟着糊弄而已。诵经后是冥想。我最期待也是最困难的一项。一旦静坐下了,脑袋就开始飞速运转,好不容易不思考了,记忆又蹦了出来,一个接一个,一个接一个。两个小时里,我完整地从一到十数过自己的呼吸的次数不过五次。想起了在《eat,pray,love》里liz在印度寻求平衡,寻找自己的精神领袖的经历。自己现在的情况跟她在冥想练习时的状况百出实在是不相上下了。

说来也巧,这次参加寺庙生活营的外国人一共是五个,竟然碰到了梨大的德国同学florian。第一天的行程结束,我们在大雄殿前聊了一个小时。原来他是基督徒,他虔诚的佛教徒姑姑问他要不要体验下寺庙的感觉,他也觉得有趣,就顺口答应了。我们东扯西扯,从佛祖到基督,又到了孔子和现代的中国。海侃了一番后各自去睡了。

大概是累的,晚上睡得很好,迷迷糊糊醒过一次,看手机,才一点钟,于是又恍恍惚惚地睡了。四点钟我们被准时叫醒。急急忙忙冲了个澡,冲上楼开始了早上的诵经。钟声不绝,周围是不知意义的呢喃声。金光闪闪的佛像低垂着眯成细缝的双眼,注视着匍匐在前的众人。我竟一点也不觉得困倦。结束了诵经,天色还是昏暗着。我们上了楼上的冥想室继续冥想。纸糊的窗子可以透出光来,色彩在变化,从凉飕飕的蓝色开始渐变,五点多太阳的光影也浮现出来,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晃过了早餐前的冥想。师傅敲了一下板子宣告冥想结束。我便兴冲冲地冲到食堂大吃大喝起来。一百零八拜大概是最艰难的了,但过后就是轻松的茶话会,大家一边吃着点心品着茶,一边聊着这次生活营的经历。

今天5点和朋友们一起去看韩国颇受欢迎的棒球赛,希望能拍到好照片。之后在佛诞节可能会去全州或者釜山或者其他地方旅行。再找一天时间去海里艺术村,再就是江原道或者仁川的中国城啦!

敬请期待下一篇札记喽!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